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嫡女掌家 > 第22章 定好成亲之日
    顾今笙被安置在外祖母的院宇,吃了些东西,休息了一会。

    过不多久,外祖母便又过来了。

    今笙连忙迎过去扶她:“姥姥,您要见我,唤我过去便是,何必劳您亲自过来呢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笑着说:“我现在觉得精神多了,走,跟姥姥出去走一走,见见人,这会功夫,你两个舅舅和你的表哥们也都该回府了。”

    今笙便跟着老夫人一块出去,果然,这院子还没有出,她的两个舅舅便带着他的儿子儿媳妇们都过来了。

    今笙是他们的妹妹留下的女儿,他们的妹妹嫁得远些,又逝得早,老夫人为此挂虑了一辈子,当舅舅的,多半也都是心疼自己外甥女的。

    大舅舅白云城津卫城任命巡抚大人,膝下有三子,长子白静石也才二十六岁,次子白子然,小的白言山。

    二舅舅白帝城,在津卫城任职太守大人,膝下三子,长子白寒山也才二十四岁,次子白君武,三子便是白候轩了。

    白府两房六子,全都是虎将,个个能文能武,风采不输他们的父亲。

    顾今笙很快便被大家给围住了,二舅舅白帝城直言:“瞧笙儿这模样,真有当年慕儿的模样。”慕儿是他对自己妹妹的称呼,便是今笙的母亲白慕了。

    大舅舅说:“宛如见到其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哦是哦,我瞧着笙儿,也宛如看见了慕儿。”老太君咐和一句,却是眸中泛了泪,一提到这个苦命的女儿,好强了一辈子的她,就要哭了。

    大舅母打岔:“再说下去母亲又要哭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,大家都进了屋,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老太君问今笙:“笙儿,你瞧一瞧,可还有你认得的?”

    顾今笙挨个瞧了个遍,隐约记得前一世自己到白府的次数也没有几次,能记得最清楚的便十岁那一年了,那个年月,她还是个没长开的孩子,后来府里又发生太多的事情,哪还会记得表哥们的模样。

    大舅舅白云城说:“都给笙儿介绍一下,这是你大表哥白静石。”大舅舅把他那一房的介绍了一下,今笙依次行礼问好。

    又把二房那边的兄长都介绍了一下,顾今笙也依旧行礼问了好。

    各房还有一些庶女庶子,不如嫡出的来得尊贵,在白府这样的门户之中,庶子庶女也就是半仆半主,便没有被带到这里逐个介绍了。

    等大家都重新认识了一遍,老夫人说:“趁着大家都在府上,我就和你们说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白云城和白帝城都言:“母亲请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算了一下,到现在也只有二房家的老三还未成亲,也只有把笙儿托负给候轩,我才会放心一些,笙儿和候轩的亲事,今个我就先定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姥姥。”今笙心里发急,轻声叫她,想让她不要急着给她定下亲事。

    怎么她一来,这婚事就给定了啊!竟当着大家的面说了,分明没有回转的余地了。

    老夫人没有看她,她心里只当她觉得自己配不上候轩,所以才不同意的。

    二房家的白帝城说:“母亲作主便是。”孩子们的婚事,向来都是父母之命,老夫人为候轩择了笙儿做妻子,这也没什么。

    他们白氏一族走到今天这一步,已经不需要再靠什么门当户对的小姐入府来撑门面,增添家族势力了。在这津卫城,白家可以说是只手遮天了。再则,他们白家儿子众多,个个都已成了家,妻子都是世家小姐,便不差白候轩这桩婚事。

    老夫人这辈子挂虑的就是白慕和她的女儿,这两年生病就是因为思念女儿和挂虑这个外孙女造成的。她们母女这一生多有波折,现在到了府上来,老夫人又提了此事,他们当儿子的,又岂有不听从的道理。

    白帝城同意,白云城也笑着说:“如此甚好,笙儿以后有候轩照顾着,母亲便可以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话虽如此,二房家的年氏面上已经笑不出来了,怎么就让她儿子娶顾今笙为妻了?顾今笙是跟过前皇上的人,与苏阁老也定过亲的,总归是不清白的啊!

    心里虽是不舒服,暂时也只能压下去了,毕竟她的丈夫都答应了。

    她瞧了一眼自己没有说话的儿子,便笑着问他:“候轩怎么不说话了,你奶奶为你定下的这门亲事,你可有异议?”儿子向来挑剔,不然也不会到今天还没有定亲了,料想他是瞧不上这顾今笙的,虽是长得好看,但名声在外,而且年纪也大了些啊!

    白候轩便说:“孙儿的婚事,凭奶奶作主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真是见鬼了,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说话了?

    平日里她也给这个儿子挑过一些漂亮的姑娘,个个都是家世不错,人也漂亮,他总能挑出二三个毛病来拒绝,那个时候,也没见他痛快的说过,一切凭她这个当母亲的作主啊!

    年氏心里那个堵,但大家都很高兴,她只能硬生生的把心里的那股子郁闷给吞了下去。

    老夫人在府里向来说一不二,她生养的这两个儿子向来孝顺,凡事听她。

    就连这些孙子辈的,多半也是不敢忤逆她的,她一个当儿媳妇的,就更没有胆量忤逆老夫人了,有什么不满都得搁在心里。

    既然大家都同意了,老夫人也就高兴的说:“你们也都不小了,择个良辰吉日,咱们就给笙儿和候轩把婚事给办了,你们都幸福了,我也好安心的走了。”

    白候轩说:“奶奶,您可不能急着走,您不打算抱上重外孙了?”

    这话听得老夫人心花怒放,看来候轩是相当满意她的这位外孙女了。

    顾今笙默默垂眸,所有的人都同意了,只有她一个不同意,她若说不愿意,不仅会惹得姥姥生气,发病,还会被大骂不识相的吧。

    二舅母年氏这时笑着说:“诶?笙小姐怎么不说话了?莫不是不满意老夫人为您选的婚事?”照理说,搁到谁身上遇着这事,都应该高高兴兴的先谢过老夫人吧?她竟是一句话没有,垂眸不语,瞧起来还有些走神。

    被叫到名字,大家都朝她瞧了过来。

    今笙吸吸鼻子,转身来到老夫人面前跪下说:“姥姥,母亲去逝,我为母亲守孝三年,眼下父亲也去逝了,笙儿不敢不为父亲守孝。”说罢这话,她眼睛便红了一圈,目中泛了泪光。

    老夫人闻言面上一沉,她这一生,是烦死了这顾才华,他死了,也活该了。

    老夫人伸手扶起今笙,和她讲:“傻孩子,你的孝心大家都知道,你父亲泉下有知,晓得你有这份孝心,他便感动了,他若真有良心,怎敢让你再为他继续守孝三年,死人哪有活人重要。”

    大舅舅白云帝立刻咐和:“对对对,笙儿有这份孝心就够了,千万别犯傻。”再守三年,都二十出头了,真的是大得不能再大了,这一生就给耽误了。

    白云帝咐和了,他的妻子姜氏也就立刻跟着说:“是的,就照老夫人的意思吧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这时又忽然咳了起来,赵嬷嬷赶紧上前为她顺气说:“笙小姐,您快答应老夫人吧,别让老夫人为您担忧了。”

    瞧姥姥咳得越发的大声,舅舅们和几个孙儿也都忙站了起来要唤大夫。

    今笙忙说:“姥姥,我答应您,答应您就是了,你一定要快点好起来。”

    有种被赶鸭子上架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般,今笙的婚事就这样被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待到晚上,入夜时分,今笙靠在了榻上一脸愁云。

    想了一会,索性也就罢了,翻了个身,睡了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国安候府,沐浴过后的顾燕京从沐房走了出来,走到江小树的房门前时,他脚步停了下来,里面还亮着灯。

    因为沈姨娘的原因,他一直待在府上,便听了一些不好的传言。

    想起今天有婢女在一块悄声议论说:这沈姨娘还真是好手段,一下子就令都统大人的心偏着她了。

    “这沈姨娘掉一次荷花池就被鬼怪上了身,人家江姨娘前段时间不也掉过荷花池,怎么就没事?”

    “一看就是装的。”

    “俗话不是说么,会咬人的狗不叫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江姨娘平日里大大咧咧的,这下着了沈姨娘的道了。”

    顾燕京伸手推了门,人还没进去,就听见里面传来啪啪的鼓掌声,原来是江小树吃过喝过没事干,在屋里舞剑,她的两个婢女坐在一旁一边为她叫好一边给她鼓掌,主仆三个倒是玩得快活。

    翠花这时说:“江姨娘,您也学学沈姨娘,稍微装个可怜,掉上几滴眼泪,就把都统大人的心给掳了。”

    如意说:“掉几眼泪装个可怜就行了?都统大人可不是这么愚昧无脑之人。”

    江小树也说:“都统大人英明神武,总有一天定会查出事情的真相的。”

    正说这话,顾燕京抬步走了过来,吩咐一声:“都下去。”

    正说都统大人,他便来了,两个婢女赶紧退了下去,江小树也定了身似的站在那儿,看他一眼,行了一礼,抿了唇。

    “外面的消息,都是你让人放出来的吧。”顾燕京问她。

    “还有刚才这些话,你也是算准了我要过来,故意说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在都统大人眼里,我竟是有此等神机妙算的本事,您还没到,便知道您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若想深究,抓过那些嚼舌根的人,一顿严刑拷打,便可以追到源头了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都统大人认定了我毒蛇心肠,何必还要留我在府中,免得哪一天这沈姨娘又不小心让我推倒摔上一脚,摔死了可就晚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顾燕京瞧她一眼,转身便走。

    江小树气得啪的扔了手中的剑,转身去收拾东西。

    “江姨娘,你干什么?”翠花和如意又跑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我要离府出走了。”

    两个奴婢大急:“江姨娘,万万使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也听见了,都统大人对我一点信任都没有,沈姨娘日后若再有个三长二短,捅出个蚴蛾子,他还是会算在我头上,这府里已经容不下我了,等我走后,你们再去禀报。”

    两个婢女面面相觑,她真是说风就是雨啊,还真要走。

    打了个包袱,装了几件衣裳,还不忘揣几张银票,出门了。

    眼望着江小树出了门,两个人赶紧去禀报都统大人。

    顾燕京回了自己的主屋睡觉,这些年来一直跟江小树住一块,已经许久没一个人单独来过这个房间了。

    两个婢女在外面直喊:都统大人,都统大人,江姨娘离家出走了。

    靠在榻上想事情的顾燕京眸色动了动,忽然就站了起来,大步流星的往外走。

    哗的拉开了门,质问两个婢女:“为什么不拦住?”

    两个婢女急得都快要哭了,翠花忙说:“都统大人,奴婢哪拦得住江姨娘呀。”她可是会功夫的呀。

    顾燕京拨腿便往外走,这个死丫头骗子,竟然敢和他玩这一手,这性子本来就野,这些年来也是把她惯得无法无天了。

    顾燕京匆匆走出国安候府,一路出去早就看不见江小树的身影了,他四下看了看,天已黑了,也看不多远,直接吩咐下去:“林枫,备马,分头去把江小树给我捆回来。”

    用了一个捆字,可见都统大人是真怒得不行。

    林枫忙应了下去,立刻去办这事,片时,府里的护卫都被招聚过来,分头去寻江小树。

    那时,江小树还没有走远。

    其实,她就是想看看自己真离府出走的话,都统大人会不会追她。

    他不但追了,还要让人把她捆回去,直觉如果真让他们找到自己,她恐怕会被都统大人一顿暴打泄愤。

    江小树悄悄沿着墙角悄悄溜走,看那些人分头找她,一条路上前后都是府里的人,她哪敢往前跟,索性选择去了隔壁的二叔家,翻墙越了进去,靠在墙角待着了。

    她暂时躲在这儿,一时半会之间,顾燕京是别想找她了,等他的人都回来了,她再离开不迟。

    结果是,顾燕京的人找了整个晚上,愣是没找着她。

    到了天亮之时,带来的消息还是没有消息,本来以为很快便可以把她给捆回来的顾燕京也就渐渐坐不住了,索性亲自出了府。

    这个死丫头骗子,若打回来她,一定剥皮侍候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江姨娘离府之时也传了出去。

    府里闹出这么大的动静,想隐瞒也是不成的。

    津卫城。

    白府。

    一大早上,两房夫人去给老夫人问了安,今笙已在老夫人边上坐着了。

    看到两房媳妇都来了,老夫人也就说:“你们来得正好,咱们今个就选个黄道吉日,把笙儿和候轩的婚事给定下来。”

    因为这个婚事,年氏心里难受了一个晚上,现在一过来又是这事,老夫人这架式,是恨不得立刻把她这个外孙女嫁过来呀。

    她心里烦得不行,那大房家的姜氏已笑着应了:“好啊,咱们府上今年要添一桩喜事了。”

    她坐到老夫人跟前来,一块翻黄历,年氏不得不跟着一块坐过来。

    翻了一会黄历,最后老夫人指着黄历说:“农历八月是个好日子。”

    姜氏咐和:“适逢中秋节,两团圆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:“那就定在农历初九,夫妻两圆又长久。”到了这个时候,炎热的夏季也已过去,便迎来了秋季,大婚是再合适不过了。

    今笙垂眸,算一算时间,还有一个半月的时间就到了啊!

    真要留下来与三表哥成亲么?

    事情已经定了下来,如果选择离开,不只是白家没有面子的事情,姥姥也会很伤心的!不忍心让姥姥这么大年纪还为她担忧,但嫁给表哥,她对三表哥并无感情可言,这对他会是一种幸福吗?

    “笙儿。”老夫人唤她。

    “姥姥。”今笙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你的嫁妆,姥姥会为你准备好的,你看自己需要什么,列个单子出来,再派人去给你置办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说好了这事,两房夫人也就回去了。

    老夫人坐了一会,本就身子弱,这会也累了,便让今笙到处玩玩,自个回屋歇息了。

    今笙从姥姥屋里走了出来,来到院中,正是炎炎烈日的时候,也无处可去,再则,这婚事弄得她也提不起多大的雅兴,索性回了屋。

    薄叶跟着她一块回去,万没想到这来一趟津卫城,会发生这等事情。

    转眼之间,就把自家小姐许配人了。

    薄叶还是为三爷可惜的,毕竟,小姐跟他好了这么多年。

    三爷远在京城,就算他神机妙算,也算不到这边所发生的事情啊!

    如果知道小姐这就被许配给人的,应该会来把小姐抢回去的吧?

    心里不知不觉就偏向了三爷那一边了。

    薄叶瞧了瞧自家小姐没有表情的回了屋,分明是闷闷不乐啊!

    如果高兴,怎么可能会没有表情。

    以往跟三爷在一处的时候,小姐可从来不是这样子的。

    “小姐,您是不是不想要成亲呀?”关上房门的时候薄叶悄声问她。

    今笙坐了下来,叹口气。

    不想成亲又如何?亲事都已经定了下来,还为她选好了日子。

    “小姐,不如让奴婢传个消息给苏大人,他若知道你在这里和别人定了亲,一准会来找您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和他已经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,可看得出来她一点不高兴啊!

    今笙默默叹口气,趴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~

    同一时间,京城几乎是被顾燕京翻了个底朝天,愣是没找到江小树。

    此时的江小树,自然是出不了京城的门的,京城今天查得森严,逼不得已,她干脆在自己脸上涂了一把灰,把自己的脸弄得脏兮兮的,以防被人给认出来,衣裳也被她弄得脏兮兮的,望着来来往往的官兵,一个个拿着画像到处盘查,对比一番。

    至于统都大人,他今天是不进宫了么。

    为了找她,这是在滥用职权吗?就不怕让人参他一本。

    江小树苦了脸缩在一个角落里,昨天晚上就不应该惊动他,等早上发现她跑了,他再来找她,她也早已经出了京城了。

    为了想看看他的反应,结果把自己差点要给玩死了。

    “大叔,给我五个包子。”江小树这时悄然来到一个卖包子处,想买几个包子填一填肚子,银子她当然有,出来的时候刻意带了。

    那卖包子的一边给她拿包子,一边瞧了瞧她,这衣裳明明都是上好的绸缎,但却脏兮兮的,还有这脸,虽然是有灰尘,但可以看出来一双眼睛特有神,五官可辩出来是端正的,头发上的首饰一看都是上好的,分明是富贵人家的妇人。

    “咦,你不就是那个画像上,他们要找的妇人吗?”这卖包子的眼尖,竟是一眼认出来了,一大早上的,这些官兵都拿着画像到处找人,一边找一边让看画像,说要是看见此人,举报上去奖励白银三千。

    冲着这三千白银,若是真有人认得出来,肯定会举报的。

    立时,那卖包子的就放了手中的包子过来了,大喊一声:“官爷,人在这儿里。”他作势就要把江小树给抓住,这可真是气坏了江小树,伸手就掀了他的包子铺,拨腿就跑了。

    敢举报她,她就把她包子全掀了。

    所以,那一笼笼的包子,瞬间就被掀翻在地上了,卖包子的大叔一看自己的包子滚落满地,更是气得哇哇的叫,一边追江小树,一边喊:“快抓住她,她就是官爷要找的人。”

    那时,顾燕京骑着马到了城门口,平日里大家出城都还是极为便利的,但今天想要出城,就麻烦多了,每一个经过的女子都要被审查一番,也是搞得人心慌慌。

    顾燕京扫了一眼,从昨晚查到现在,他可以确定,这江小树是没有出城的,一定还躲在这城里。他现在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找她,她定然是会害怕,然后躲了起来。

    死丫头骗子,敢和他玩离家出走,不治她一治,她还真要上天了。

    他正想着这事,就见那边喊声震天,一群人在追一个人。

    顾燕京定睛一看,这被追的人可不就是江小树。

    随机,他策马迎了过来。

    江小树那时一边跑一边回头看了一眼,本来只有一个卖包子的在追她,结果那人一喊,这一路来的人立刻拨腿一块追她了。

    身份暴露了,已无她藏身之处,不跑都不行了,但跑着跑着,她就迎面撞上了策马来的顾燕京。

    “江小树。”顾燕京已开口喊了她,有几分的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都统大人,别来无恙呀。”她皮笑肉不笑的抱了拳,也不害怕。

    “来人,把她给我捆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谁敢。”说迟时,那时快,江小树已经一个闪身就抓了一旁一位中年男人,就是跟着众人一块追她的男人,一把刀子就逼在了他的咽喉处。

    一切发生得太快,都统大人话才落,她便挟持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江小树威胁:“让他们都给我滚开,放我走,不然,我就杀了他。”

    都统大人都要对她用捆了,她若乖乖就擒,回去后会有她好果子吃?

    “……”都统大人挑了眉,江小树冷笑:“不信我敢杀人吗?”刀子忽然就在那人身上刺了一下,疼得那人嗷的一声便惨叫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好,我放你走。”

    “你最好给我走得远远的,若不然,再被我抓到,仔细你的皮。”

    江小树昂了昂首:“都统大人,把你的坐骑借我一用。”

    “你尽管借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都退远一点,退一百步之外,快点。”

    “都退下。”顾燕京吩咐下去,大家立时也就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也退到一百步之外。”

    顾燕京退。

    江小树挟持着那人直接到了他的马前,推那人上了马,她自个也随之爬上了马,但由于没骑过马,都统大人没教她骑过马……

    她上了两次才爬了上去,但她胆大啊!虽是头次骑马,还是驾的一声调转了马头,走了。

    真是没想到,教会了她武功后,有一日倒是用来对付自己了。

    顾燕京远远的瞧着,伸手要了旁边官兵的马,策马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江小树,今天不脱她一层皮,她不知道燕爷的厉害。

    这些年惯着她,是不是惯得她误以为他没有任何脾气了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