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狼性总裁要够了没 > 第187章 不能折腾本小姐
    “快到了。”江君越懒懒的享受着与她一起的时光,这一刻的他尤为的放松,不管曾经发生了什么,就全都放开。

    又转了一个弯,眼前豁然开朗,望不到尽头的海边上,是一排别墅群,每一幢别墅都有一个独立的小院落,这里的别墅可以观海,风景绝对的优美,“最后面一栋进去就是了。”江君越忽而说道。

    “倾倾,你的别墅?”蓝景伊把车停在了别墅前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进去?”

    “你继续开车,开到大门前,大门会自动打开的,这大门,认车认人的,不过,不一定认得你。”他微微笑了起来,侧头看着一脸吃惊的蓝景伊不由得笑得更加开怀了。

    果然,就在车身要贴到大门的时候,大门徐徐打开,蓝景伊这才把车子开进院子里了,大片大片的玫瑰花,就在那花丛间几个秋千在夜色里迎风而款摆着,“喜欢吗?”

    “喜欢。”只要不是薰衣草,她都喜欢,原谅她吧,她就是嫉妒怎么了,爱了才会嫉妒,不爱才不会嫉妒,她没错。

    “扶我下车。”江君越依旧懒洋洋的,手里不知何时已经变出了一串钥匙,由着蓝景伊扶着他进了别墅,原本,别墅的外型就已经够漂亮的了,可是等她进去,才发现这里面更美更奢华,客厅是咖啡色和白色相间的布局,看起来典雅而大气,却又不显阴暗,餐桌是十二位的大餐桌,他们家一家四口用那个太浪费了吧,眼看着蓝景伊把目光盯在餐桌上,江君越笑了,“你得努力多生几个了,不然空着太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蓝景伊一拳捶在他的肩膀上,“你是种猪呀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是种猪,你就是母猪。”却不想,他居然就承认他是种猪了。

    蓝景伊那个汗呀,“你愿意当猪,可别扯上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要我扯上谁?”他笑眯眯,一付很受用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蓝景伊瞬间无语,总不能说让他扯上尹晴柔吧,不,除了自己她才不要他扯上谁。

    “这里做婚房怎么样?”她扶着他上楼,他咬上了她的耳朵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那就是你不想嫁喽?”

    蓝景伊咬咬唇,不吭声。

    “好吧,不说话就代表默认了,那我明天就登报普选一个这幢别墅的女主人,不然,这么好的海边别墅一直空着岂不是太浪费了?”

    “姓江的,你敢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,我为什么不敢呀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他看着她娇嗔的小模样,一俯首,薄唇就印在了她的脸颊上,“前几天才装修好的,昨个才通过了验收,没有甲醛什么超标的,不过,我想着孩子还小,就空一个月放着,到时候再检测不出什么,咱们就搬过来住,所以呢,婚期就定在……”

    蓝景伊正认真的听着,忽而,他就停了下来,“你干吗?”

    “老婆,赏个吻吧,不然,我说不下去了,没动力。”

    “累死了,没力气。”蓝景伊呼呼的喘着气,他那么重,还把大半个身体都压在她身上,他这个没良心的,就算是受伤也不至于这般吧。

    “那这样有力气了吗?”江君越一个直身,随即笔挺的站直了,目光灼灼的落在蓝景伊的小脸上,看着她的脸上已经泛起了红晕。

    蓝景伊想着他受了伤,她悄悄惦起脚尖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就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下下,绝对的蜻蜓点水式,“快说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原来某人已经是这么迫不及待的就要嫁我了呢,真不错。”江君越眉毛一弯,修长的手指轻轻挑起了蓝景伊的下颌,但瞧着她羞羞的小模样,“孩子都生了,居然还会害羞。”

    “你无赖。”她受不了他痞痞的样子,这男人,人前一副又冷又酷的样子,可是一到了与她独处的时候,就完全的变了另一个人似的。

    “下个月初八,好不好?”

    蓝景伊忘记了他还受着伤,头轻轻靠在了他的胸口上,下个月初八,那就真的只剩下一个月了,她没答应他也没否决他,“到时候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当你是同意了,老婆,我们提前洞房吧。”忽而,他一弯身一把就打横抱起了蓝景伊,两条长腿稳健的踏过一个又一个的阶梯,那样子,哪里是有伤的样子呢?

    “江君越,你又骗我了?”蓝景伊撅起小嘴,亏她刚刚还那么的担心她。

    “嘭”,忽的,男人松了手,蓝景伊一个不防整个人就坐在了地毯上,虽然不是特别的疼,但是被这么墩了一下怎么也算是不舒服的,“疼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看看,你这样有我疼吗?”江君越说着就一挽袖子,露出他手臂上几厘米长的血口子,此刻还红鲜鲜的呢,“还有这里,你帮我看看,我自己看不清楚。”猛的一扯衣领,就露出他大片大片的胸肌,那古铜色的肌肤让蓝景伊看着眼晕,这还在楼梯上呢,他这是表演人`肉吗?

    可虽是这样,她还是扶着栏杆站了起来,眼睛直落在他的胸口上,那里有一小片的淤青,“到底跟谁打架了?”她心疼了,“伤成这样,还逞能抱我。”最后这句,她的声音越来越小了。

    “我想洞房,一着急,就都忘记了。”

    呃,有这样露骨的说出自己的生理需要的吗?

    他这真是与种猪没差了。

    “江君越,你就不能正经点?”

    “跟老婆若是天天正经哪来的孩子呀?咱家餐桌要努力坐满呢,所以,从现在开始,我得天天努力了,来,让我抱抱。”

    “不了,还是我扶你上去吧。”她推开他的手,坚持要扶他上楼,伤成那样还逞能,真是孩子气,可偏偏,她心底里更多的是一份甜甜的幸福感。

    扶着他站在了二楼的走廊间,“哪一间?”

    “东侧左面那间。”

    左面只一个房门,那要多大的卧室呀,比起对面的三间房间,蓝景伊还没进去就觉得浪费了。

    一手扶着他,一手轻轻推开了房门,顿时,一室的红映入眸中,他虽是才跟她说起婚期的事情,但是显见的,这男人早就有预谋了,这房间根本就是婚房,居然还贴上了俗气的红双囍字,床单也是红的,入目就整个一片红红火火,就连沙发都是红色的布艺沙发,却显得隔外的温馨,这男人到底背着她做了多少的事情最呢,“老婆,洞房吧。”他低哑着嗓音在她耳边低语。

    她身体一颤,“不要。”恍惚中,大年夜那晚的恶梦又袭上了心头,让她本能的抗拒他的亲密。

    “好吧,那你先给我上药吧,不过,在上药之前允许你去对面还有楼上参观一下,若是有什么不满的赶紧现在提出来,还来得及修改。”江君越靠坐在了沙发上,不疾不徐的吩咐着。

    “呃,还是先上药吧,明明那么长的口子,却好象不疼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,从你一出现就不那么疼了。”

    她伸手一敲他的头,终于可以居高临下的看他一次了,“药箱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没在这房间里,婚房放药箱很不吉利呢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是呀,她问完也觉得不吉利,甚至于觉得此刻他这样的伤在这房间里也不吉利,“倾倾,你受伤了,咱们换个房间吧,别把伤气留在这里,我可不要你结婚以后再受伤了,这一次,就够了。”她嘟着小嘴就要扶起他。

    “哪里有那么多的说法,不住这里,难道你想睡客房?”

    “客房就客房呀,快点,走吧。”扶着他就要站起。

    可是,最后的结果却是她被他一扯,整个人就倒在了他的怀里,“别动,不然,很疼的。”

    蓝景伊一动也敢动了,只是乖乖的靠在他的胸口上,半晌,听过两个人的心跳后才低低的道:“好些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好些了,不过,今晚只在这里,哪也不许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他受伤了,受伤了的人都是老大,他说什么就什么吧,“药箱到底在哪?”她却不知道,就是她的这一个妥协,日后果然江君越有了血腥之灾,好在,后来他又回到了她身边。

    “楼下一楼的储物间里,你去找找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蓝景伊这才小鸟一样的飞奔而下了楼,楼下好大呀,客厅,餐厅,还有三个房间,厨房的一侧就是一个小储物间,蓝景伊很快就翻到了药箱,那么大的一个,想要忽略都不行呢。

    上了楼,回到了主卧,伤了的人就是大爷,她才要给他上药,他却突然间道,“我想洗澡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伤口碰了水不易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帮我洗,擦擦身也好。”

    大爷呀大爷,蓝景伊想要扁大爷,“不洗也死不了,我说不许洗就不许洗。”

    “不洗也行,大不了就是不睡觉罢了,不洗澡我从来睡不着觉,除非你给我灌酒了或者打晕了,那又另当别论。”

    听他煞有介事的说过,她是真的无语了,“好吧,不过你得配合点,不能折腾本小姐。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