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狼性总裁要够了没 > 第328章 想他了
    那串熟悉的数字,只一眼,她就知道了。---手机端阅读请登陆 M.ZHUAJI.ORG---

    是那个给她江氏即时会议视频的人的号码。

    这两天,她总是时不时的看这个号码,就怕那人再打过来。

    她不怕与那人见面,她怕对方提出什么她不能接受的要求来,到时候,自己为难。

    可,那人并没有打给她,却是打给了靳雪悉。

    一手拿着靳雪悉的,另一手情不自禁的就抓住了靳雪悉的手腕,“快说,他找你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什么。”靳雪悉小脸上泛起不自然,“真的没什么,蓝姐姐,时候不早了,你就留在这里吃晚饭吧,别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了,倾倾接了孩子回了江家老宅在等我,我答应过他的,我要回去。”眼看着靳雪悉不说关于那个人的事情,她就知道靳雪悉是不方便说,又或者是觉得不该对她说什么。

    可靳雪悉越是不说,她越是想知道,心底里的好奇因子已经被彻底的挑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蓝姐姐,那我跟江总说一下,就留你住一晚,这样总行了吧?”回握住蓝景伊的手,靳雪悉就是不想她走,甚至抢回了自己的就要拨给江君越。

    靳雪悉快,蓝景伊更快,手指摁下了自己的快捷键,江君越那头立刻就接了起来,这样,靳雪悉再打就是占线了。

    “伊伊,到哪了?”那头,江君越接起就问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在雪悉这里,她非要留我过夜呢,说吧,你同意吗?”一边问着一边看着靳雪悉,她先说出来,这样江君越一定不同意。

    却不想,江君越只顿了一下便道:“那也好,天黑了,就别赶回来了,明一早,我让蒋瀚去接你。”

    “喂……”低喊了一声,她有些气,原以为他是不会同意的,却不想,他还真就同意了,蓝景伊顿时恼了,“我开车来的,你让蒋瀚来接我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呵,我倒是忘记了,行,那明早你自己回来吧,晚点我就带沁沁壮壮回去,晚上有晴姨带着,你放心吧,多陪陪雪悉,不然我怕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她好好的,你有担心她的时间,不如去劝劝你惹上的那个男桃花。”吼完这一句,她刷的挂断了电话,呼呼的喘着气,人要疯了。

    “蓝姐……”靳雪悉轻唤了她一声,象是要劝她,又不知该如何劝说。

    这一声唤,明显的带着关切带着一丝担忧。

    蓝景伊心里激棂一跳,直觉告诉她,靳雪悉的不让她离开与江君越的让她留下,这其中一定有什么隐情,他们不让她知道也是为了她好吧。

    可,虽这样想着,她心里还是别扭。

    “好吧,那我今晚就不回去了,非离,那你呢?”

    简非离抬头望向楼梯的方向,“呵,这是我自己的房子,不过靳小姐的租金可是付了,我若是要留下,就要看靳小姐的意思了。”他轻笑而语,温文尔雅,就站在这古色古香的小楼里,有一瞬间,让蓝景伊觉得自己仿佛回到了几年前。

    “由我决定?”靳雪悉指指自己的鼻子,不相信的道。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,简先生睡大厅的沙发好了,不过,你可不能说我不人道哟,我是怕明早江先生打过来电话狠狠臭骂我一顿,据说,江先生对喝醋很有一手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好。”听她眉飞色舞的说起江君越喝醋一事,简非离一笑,自然明白靳雪悉的话中意。

    蓝景伊猛翻了一个白眼,想着这靳雪悉倒是真大度,若真算起来,虽然江君越是男人,可其实是她的情敌呢,她居然不但不与江君越为敌,相反的,还处处帮衬着江君越。

    就这样,蓝景伊和简非离全都留了下来,工人处理好了事情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用了晚餐,保姆便走了,蓝景伊坐立不安的翻看着自己的,总觉得那人也会打她的电话的。

    但是没有,她的一直很安静。

    与靳雪悉聊了好久,听她讲成青扬的事情,所有的气恼不知不觉间便悄去了,夜半,蓝景伊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。

    天气转暖,她披了晨褛来到窗前,夜静的仿佛掉根针都能听得清楚。

    蓝景伊撩开窗帘望向窗外,才分开一晚而已,她就想他了。

    沁沁和壮壮早就回别墅了,她不久前还跟蓝晴通了电话,两个小家伙睡着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的江君越很有可能是一边输液一边工作,想着他的胃,她不由担心起来,为了江氏,他真是拼命。

    而她,却帮不了他任何。

    越想越是精神,半点睡意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夜,漫长的仿佛怎么也走不到天明一样。

    园子里的花花草草,还是从前记忆里的模样。

    忽而,有黑影串入了她的视野,就在蓝景伊惊魂不定的时候,那黑影停在了她的车前。

    是的,她的车与简非离的车是并排停放的,可那人偏就是停在了她的车前。

    蓝景伊想起了那次在江氏楼下的地下停车场,洛美薇派人对江君越的车做了手脚,难道,这会儿是有人要对她的车做手脚,要害死她?

    是季家人?

    她懵懵的看着,并没有任何举动,只想看看那黑影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车门开了,那黑影上了她的车,先是驾驶室,再是后排的座椅,来来回回的折腾着,象是在找什么东西怎么也找不到一样,所以,就一遍又一遍的翻找。

    大约过了十几分钟,那人拿起了放在了耳朵边,应该是打起了电话,黑暗中,她只能看见那人的身影,他应该是手里有找那东西的仪器,所以,从头至尾都没有开过车里的车灯。

    很快,那人放下了,转头看向小楼的方向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让蓝景伊更为吃惊的一幕出现了,小楼的门开,简非离悄然步出,他的身影,即便是化成灰她也认得。

    原来这人与简非离认识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两个人一起在她的车里又一次来来回回的寻找着什么,这一次,只几分钟,两个人便住了手,然后站在一起说了些什么,很快,那黑影便悄然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简非离也回到了小楼的大厅里。

    夜,归于了平静。

    若不是她刚刚把一切都看在眼里,她绝对不能相信今晚上有人动了她的车。

    车里没人了,她却好久都不曾移开视线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,独独瞒着一个她。

    不知道站了多久,直到发觉两腿麻木了,她这才转身,也不管腿上传来的麻痛,不疾不徐的穿妥了一身衣物,开门,下楼,一级一级楼梯走下去的时候,大厅的小灯忽的亮了,半明半暗间,沙发上的简非离已然坐起,“怎么不开灯?小心摔倒。”

    她是早就习惯了这黑暗,习惯了,便是虽然看得不是十分清楚,也大概的知道自己每走一步的方位。

    没有回应,她缓步下了楼,人站在了简非离的面前,他真高,即便是她站着也不比坐着的他高多少,两个人几乎是平视,一时间四目相对,蓝景伊没说话,他抿了抿唇,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空气里的静给人一种窒息的感觉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又仿佛这个世界走过了天荒地老一样,简非离到底受不住她如此冷然看他的眼神,这才低声试探的道:“你看到了?”

    “我车里安放了炸弹吧?”她脱口而出,不给他任何思考怎么回答她的时间,就是想要知道真正的答案,不然,这一晚她都会被疑问折磨着。

    简非离伸手就要拉她的手,“先坐下再说。”

    她却身子一退,还是定定的站在他面前,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知晓她已经看到了院子里的一幕,简非离这才闭了闭眼睛,再睁开时,眼底一片清明,“他不许我说。”

    “他?倾倾吗?”蓝景伊笑了,可笑比哭还难看,江君越是何等骄傲的人,她根本无法想象江君越会与简非离联手来处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那么,这就一定是人命关天的大事情,才能让江君越放下醋坛子,与简非离相谈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应了一声,简非离垂下眼睑,不敢看她,“他不想你知道,你车上被人放置了炸弹,只要再启动,就会爆炸,若不是有人通知了雪悉和他,只怕你现在……”他说着时,脸上全都是后怕,“景伊,你最近,最好少出门,外面不安全。”$

    果然,就为了她,江君越才联络了简非离,他也知道无论是谁对她不好简非离也不会不管她吧。

    轻轻的一笑,“他就是不想我忧心吗?”那男人,他有时候真的太大男子主义了,就是喜欢什么事都一个人担,却殊不知,她早就已经知晓了。

    心口中,泛着疼意,越来越痛,越来越酸。

    “是吧。”

    蓝景伊忽的转身,“噔噔噔”的跑上楼梯,所有人都刻意的瞒着她,那么,她就直接打给那个人直接问清楚好了。

    清悦的铃声响在耳边,在这静夜里格外的响亮。

    “蓝小姐,你好,你终于打过来了。”只响了一声,那头便被接起,一道男声带着沧桑感轻轻传来,似乎,等她的电话等了许久许久……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