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狼性总裁要够了没 > 第339章 景伊,我等你
    “妈,她叫季唯雪。”轻顿了一下,蓝景伊低低说道,可是心跳却怦然加快,不知道妈妈接下来会有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“她姓季?”狐疑的反问了一句,“是不是季漫珍的女儿,你问问,这姑娘与漫珍太象了。”

    “妈,这姑娘就是上次我们去渡假村的那个姑娘,厨艺很好,你没见过吗?”想着那天她和江君越起床后就是季唯雪忙前忙后的为他们弄吃的,那会妈妈确实不在餐厅在房间里,她也不知道妈妈有没有见过季唯雪本人。

    “哦,那个厨娘吗?我还真没注意,我用餐的时候她在厨房里忙,等我吃完了早餐后就带沁沁壮壮出去玩了,后来,她就离开了,我还真没注意她的长相。”蓝晴想了一想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我后来就是觉得她有点眼熟,不过一时想不起啥时候见过与她长相相似的人了,季漫珍是你朋友?我小时候见过?”试探着问过去,蓝景伊什么也不能确定。

    “嗯,漫珍是我闺蜜,早年移居出国了,自从你爸爸不见了,我到处找他,渐渐的就失了联络,这些年都没有再来往过。”蓝晴幽幽说过,很怀念她从前的闺蜜。

    可蓝景伊的心却是一阵发颤,若季漫珍是妈妈的闺蜜,那自然也是认识爸爸的,季漫珍的女儿象她,儿子是不是一半象她一半象其父亲呢?难道季唯衍的父亲是爸爸穆锦山?

    算起来,季唯衍比她还要大。

    乱了。

    所有都乱了。

    可是下意识的,她就是这样猜想了。

    不,不可能的,爸爸怎么会背叛妈妈呢。

    不会的。

    “妈,我帮你问问,不过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见到她,她出国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若是能联系到她妈妈,也帮我联络一下,人老了,还真的很想跟以前的老朋友见个面,这样子即便是有一天真的走了,也不留遗憾。”蓝晴幽幽的说着,极怀念年轻时的光景。

    “妈,你别乱说,不会的。”鼻子一酸,她才不要妈妈走了,她要妈妈长命百岁的陪着她。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,别说是你我了,就是秦始皇那样的人物不是也是说没就没了吗?生老病死是自然法则,真的没什么的,我只是遗憾有生之年再见不到你爸爸了,唉!”叹息了一声声,蓝晴的声音带着无尽的苍凉。

    “妈,爸会没事的,总会回来的。”低低的劝着,可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结果会如何,突兀的,一下子想起了陆文涛曾给过她的短信,他说他有爸爸的下落了,难道真的与姓季的有关?

    想到这里,蓝景伊随便与妈妈说了几句就挂断了,陆文涛的号码早就被她移到了黑名单里,拉出来,再打给他,经过了这么多事情,连她自己也没有想到她终会再联络他。

    那头响了两声便被接了起来,“景伊,是你吗?”不能置信的惊喜的声音,还透着几许的颓废的感觉,“我是不是做梦了,真的是你吗?”

    隔着,蓝景伊仿佛嗅到了一股酒意,毕竟以前曾经与他一起生活过,他们之间虽然现在没有了爱情也从来没有真正的在一起过,可她与他还是有很多交集的,他每一次酒后说话都是这样的语气,“喝酒了?”

    “小酌几杯,嗯,我在骚动,你要不来,一起喝几杯?”

    “有人上班?”大白天的,这个时候骚动通常都是歇业的,白天歇业晚上上班,做夜场的都是这样的作息时间。

    “有。”

    单音一个字,他似乎又拿起了酒杯喝了起来,透过都能听到他吞咽下酒液的声音,他喝得很急,仿佛一整杯酒都入了腹,这个时间点他本应该在公司上班的,他是陆氏的总裁,可是他居然不工作了跑去夜场喝酒,这是怎么样的颓废呢?

    心,多少是有些抽痛的,毕竟,他虽然伤害过她,可也曾经帮助过她。

    “文涛,别喝了。”低低劝了一声,他这样,她担心了。

    “景伊,你这是在关心我吗?”惊喜的问她,他语气特别的温柔。

    蓝景伊抿了抿唇,她明白自己与他再也不可能了,可知道他这样,她也是放不下,“文涛,酒喝多了不好,你是不是喝了通宵?连班都不上了?”

    “公司也没什么事儿,再说所有的行程我一早就全推了,我今天没有工作了,无事一身轻,呵呵,钱这东西,赚太多了也没啥用,钱放在银行卡里不能吃也不能穿,赚那么多干吗?我以前为了赚钱一天工作十几个小时,每天就睡五六个小时,可你看,现在我有钱了又怎么样?”

    说了一半,陆文涛顿住了,应该是又拿起酒杯喝了一杯,咂了咂唇,才道:“我现在很有钱,有房有车有公司,想买什么都可以,可是你说我能买来爱情能买来称我心意的婚姻吗?呵呵,不能了,景伊你都不要我了,钱再多,也不过是粪土一堆罢了,我想要的一样也换不来。”

    蓝景伊一时无语,他说得的确是对的,有些东西真的不是有钱就可以买来的,不止是爱情,还有健康。

    陆文涛这样,她去见了也没用。

    算了,还是以后等他没喝酒时正常的时候再见他吧,不然,她去骚动见他,保不齐会被人盯上再做什么文章。

    江氏已经够乱的了,她不能再给江君越添乱了。

    “文涛,回家吧,我也去忙了。”

    “景伊,你在哪儿?你还住在他给你选的别墅吧?可那又怎么样?他江君越就快要成穷光蛋了,说不定过几天就要带你住回小公寓了,景伊,你跟他分手吧,他真的给不起你幸福,景伊,他能给你的,我也都能给你,我还能给你更多更多,景伊,你回来吧……”

    听他带着酒意的絮絮叨叨的话语,蓝景伊终于是耐不住的轻轻挂断了电话,不想再说什么了,关于爸爸的事她还是自己去查好了,这个世上就没有不透风的墙,若季唯衍真与爸爸有关,只要追查到季家的根本,也便什么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可是,她可以查,江君越也可以查,但江君越从来也没告诉过她关于季唯衍父亲的事情,难道,这很难查?

    所有的好奇心都被勾了出来,说做就做,就在小公寓里,蓝景伊联络上了那个当初帮她与陆文涛离婚的律师,那人的人脉极广,想些办法总能调查出来什么的。

    谈了价钱,再交待一下她想要查的事情,挂电话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后了,才挂断,就响了,看到是陆文涛的号码,她一直皱眉,刚刚与那律师电话的时候,陆文涛就一直拨进来,这都半个小时了,居然还没死心,想着今天终究是自己先打给他的,她只好接起,“文涛,回家了吗?”

    “呵,没,你真不想来骚动吗?你不是在这里认识他的吗?我觉得你应该对这里有感情的吧,来吧,咱们一起喝一杯,你想他念他都可以,我不会打扰你。”带着点哀求的意味,从来都是冷漠而高傲的陆文涛第一次如此低姿态的哄着她去见他。

    想起江君越,蓝景伊真的有点想念骚动了,毕竟她和江君越就是在骚动认识的,而且第一次见面她就被他给弄去了好多钱,她人被扣在骚动,还是陆文涛去救的场,此刻想来,那一切仿佛就发生在昨天一般,历历在目。

    感受到她的沉默,陆文涛低低笑了起来,“怎么?怕我酒后乱姓?我若是真容易乱姓,也不至于到现在跟你结了两次婚都没有碰过你了,呵呵,我陆文涛大概是史上最窝囊的丈夫了。”

    “文涛,你胡说什么,不是的。”听他感慨万千的话语,她有些不好意思了,她与他的第二次婚姻,完全是为了孩子们有个身份才利用了他。

    “既然不是,那你就来吧,我还要跟你说事情呢,这一次我绝对不会再被姓季的给骗了,再也不会钻进他的圈套了,哼,他上次骗了我爸爸骗了我,那空墓的事情就是他派人放出风来的,结果,原来是假的,景伊,你信我,我和爸爸真的不是存心要骗你和蓝阿姨的,真的不是。”也许是酒喝多了,陆文涛的舌头都大了,吐字也咬不清楚。

    蓝景伊回想着陆博文与妈妈见面的情形,还有小时候对陆博文的记忆,也觉得陆博文不象是会骗妈妈的那种人,也许,她是真的误会陆文涛和陆博文了,“好,那你就在骚动等我,哪也别去。”他喝多了,这样的他真的不能开车,那就她去吧,不然他再喝下去,保不齐她身边的人又多了一个胃出血。

    “景伊,你不许骗我哟。”顿了一下,他又道:“我才狠狠的咬了自己一下,挺疼的,看来我真的没做梦了,景伊,我等你。”

    蓝景伊鼻子一酸,陆文涛走到今天这样是她不想看到的,算了,就去吧,就去骚动见他一见,也许真就有了爸爸的消息了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