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狼性总裁要够了没 > 第579章 番外:染色合体(107)
    电话挂断,季唯衍长舒了一口气,喻色则是从之前的不安心变成了无比的想念,才挂了电话就又想了,想他搂着她,轻环着她的腰,还有他吐在她脖颈上的气息。

    阿染,要早点回来哟。

    胡思乱想中,喻色终于在快天亮的时候睡着了,就睡在季唯衍平常躺着的位置,他不在,她的世界也悄悄的变了天变了味道……

    染色饰品店的生意一如既往的兴隆,季唯衍不在,可简非凡的人一直都在,一大早就过来维持秩序了。

    喻色是天快亮的时候睡着的,可很早就醒了,她睡不踏实,或者,忙碌些可以让她暂时的把思念抛开吧,不然,时时的想念阿染的感觉真的很煎熬。

    正忙着,响了,她下意识的摸出看了看号码,随即就是失落的表情,果然是简非凡那货而不是阿染。

    “还没上飞机?”

    “这么不想接我的电话?”简非凡吃味了,不过今天喻色有进步,没有一接起电话就把他当成是喻染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的,我这不是在忙吗,店里生意好,你知道的。”喻色手绞着衣角,无聊的说着有的没的,阿染不在这座城市里,她就觉得这整座城市都空了一样,就连呼吸都不那么舒畅了。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,不过老子也是被你摆了一遭,若不是答应了你你以为爷需要这样飞来飞去的浪费时间吗?那老头子,我才没兴趣见呢。”简非凡发着脾气,他不想离开喻色,喻染的事情他已经打听过了,似乎,很有些麻烦,看来,只能等他从t市回来再想办法了。

    这不能怪他,要怪就怪喻色非要让他回去见他老子。

    “没兴趣也要见,不然,等哪一天你再也见不到他了,你后悔都来不及,我呢,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,非凡,你比我幸福,我连我爸爸妈妈是何人都不知道,呵呵,我羡慕你呢。”鼻子酸酸,她这话说得很真挚,也很动情,她不是说假的说着玩的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便去上飞机了,喻色,答应我要好好的。”他不放心,不放心把她一个人丢在这里,虽然叫了孟小凡这几天要多陪陪她,可,喻染的事情就象是一枚炸弹,随时都有炸开的可能,他不得不防。

    “知道啦。”喻色失笑,怎么就觉得简非凡把她当孩子样的对待呢,“我好象听到你那边广播里在催着登机了,快去吧,别误了飞机。”

    “好,拜。”低低两个字,简非凡挂断了电话,他能做的,已经全都做了,这一个晚上,他几乎就没有睡过,一会儿上了飞机就睡个痛快好了。

    喻色一挂了,回头就看见了孟小凡,这丫的气色看起来挺好的,已经半点都没有之前失恋时的那种失魂落魄的样子了,“小凡,想通了?”

    “有你那个损友在,我想要想不通都没办法,男人果然是靠不住的东西,他为了钱什么都做得出来的,哈哈,那样的男人,不要也罢。”

    “喂,简非凡做什么了?”怎么就成损友了。

    “呃,你还不知道吧,阿元来找过我了,我以为他回心转意了,可你知道他为什么来找我吗?呵呵,呵呵呵,全都是因为简非凡,简非凡告诉阿元只要把我哄得开心了,就会给他一幢房子,当时阿元来找我,我还美着呢,可当简非凡把他和阿元的对话录音放给我听时,我顿时就看透了,以后呀,再也不相信男人了。对了,你的阿染呢?怎么也不见呢?”孟小凡感慨万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出差了,阿染才不是那样的人呢,他不会的,而且,他比谁都会赚钱,他也不需要别人的钱。”她家阿染是她捡来的宝贝,就没有阿染做不到的事情,她美着呢。

    “真出差了?”孟小凡不相信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,今儿天快亮的时候一下了飞机就打电话给我了。”喻色最不爱听孟小凡编派阿染,所以,赶紧的为季唯衍辩白。

    “你呀,跟我当初一样傻,真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,等有一天你发现了一切并不是如你所想的那样,你就会象我一样想去酒吧灌酒了,喻色,替我谢谢你那个损友,他人其实挺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谢啦,他呢,做点好事是积积德,对了,你怎么来啦?”

    “听说你店里忙,我今天调休,就过来帮忙一下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说说笑笑,时间总算过得快些,喻色也就不那么寂寞了,可是到了晚上,当孟小凡回了医院去上夜班,当她一个人躺在房间里的床上时,那种空虚寂寞的感觉又来了。

    很想找个人打打电话消磨消磨时间,可这个点,沁沁和蓝景伊早就睡了吧,她也不好意思打过去。

    小凡那里,也在忙着工作,也不好打。

    喻色翻来覆去,覆去翻来,怎么也睡不着。

    想了想,她试着打给了季唯衍,然,那头居然提示关机。

    信号不好不会是这样的提示吧?

    喻色激棂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知怎么的,从阿染离开她那时开始到现在,虽然只过了两天,她就觉得这两天很不对劲。

    大黑天的,她也不管了。

    凌晨两点多钟,喻色换好了衣服匆匆出了小屋,打了的士直奔梅琴的住处,那天就说要去找她聊聊天的,这两天一直忙就没有约梅琴,但是现在,她隐隐的就觉得梅琴一定是知道些什么,所以这两天她甚至都没有来饰品店帮忙。

    到了。

    天刚好亮了。

    远处的近处的高楼大厦沉浸在清晨清新的空气中,喻色停在了梅琴的楼中楼门前。

    太早了,她不好意思敲人家的房门,这个时候梅琴与沁君一定很好睡。

    她觉得自己魔障了,这么早就来打扰人家,可是刚刚脑子里一闪而过的一种感觉告诉她,就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,而且,梅琴知道真相。

    喻色靠在走廊的墙壁上,等着时间走过,等着梅琴从她的楼中楼里走出来。

    楼下的拐角处,一个男子拿出了,正要拨给简非凡告诉他喻色的行踪,忽而,面前多了一道黑影,“别打了,二少没时间接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爷派来的人,嗯,关于喻色的事情从现在开始,你不用跟着了,老爷这里会给二少一个说法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男子一笑,随手从口袋里摸出一个信封,“丰山那块地的使用权,这是老爷送你的见面礼,嗯,什么当说什么不当说,你清楚了吧?”

    “清……清楚了。”他千想万想的一块地,这么容易就到手了,如何能放得下,伸手接过,“谢谢老爷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谢,你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楼道里的两个男人很快换了位置,而那个想要拨电话给简非凡的人也终是没有拨出。

    简凤楼的人任由着事情往下面发展。

    喻色终于等到了梅琴的楼中楼打开了门。

    “咦,这不是喻阿姨吗?你找我妈妈有事?”最先出来的是沁君,小姑娘仰头看着喻色,倒是个记性好的,居然一眼就认出了她,她们也就见过一次呢。

    “嗯,你妈妈呢?”

    “马上就出来了,不过,妈咪要送我去幼儿园,她不能跟你走,怎么办?”沁君眨吧着大眼睛,天真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,她不能跟着我走,我跟着你和你妈妈一起走就好了。”喻色笑着摸了摸沁君的头,她发现自从与阿染有了夫妻之实后,她越来越喜欢小孩子了,要是可以,她一定要为阿染生上几个,他养得起,没事的。

    要是换了养不起的,她一定不生,她可不想自己的孩子成为喻色第二,从小失去父母,那种感觉,她不会让她和阿染的孩子去体味的。

    那时的喻色绝对没有想到,有一天,她的孩子虽然没有失去她,却没有了父亲陪在身边。

    “喻色?你怎么来了?”梅琴一脚才迈出房门,就发现了喻色。

    “我想跟你去公司。”她说的公司,自然是指阿染开的公司,那公司虽然是阿染开的,可是公司是以她的名义开的,她虽然没有实际参与到公司的经营,可公司的盈亏全都与她有关系。

    “有事?”梅琴不解的看喻色,觉得喻色象是猜到了什么,却又象是没有完全的知道。

    想到喻染,她答应过喻染不说的,可是现在,她正为着喻染的事而焦头烂额着,这样的一刻,她就是想要喻色也知道了,凭什么只有她一个人担心着难过着而喻色却没半点受波及呢,这太不公平。

    “嗯,我想看看阿染与kbm老总签下的协议。”若是有矿山的生意,那便没什么事了,若是没有,那便证明是阿染……

    那个骗字,她突的不敢想了。

    若真的是阿染骗了她,她要怎么办?

    他又为什么要骗她?

    想想他昨晚打给自己的电话,她心神微乱,昨晚他解释了很多,这似乎也不象是他的性格。

    第六感,喻色快要被自己的第六感折腾疯了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