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狼性总裁要够了没 > 第617章 番外:染色合体(145)
    “总裁,有一位陈先生找您,说是与您很熟悉。”王秘书略略提高了点音量,她这句话都已经说了三遍了,可是面前的总裁还是半点反应都没有,一直盯着手里的看着,维持着这一个姿势最少也有一两分钟了。

    “总裁……”王秘书只好再度提高了音量。

    季唯衍这才从沉思中惊醒,“嗯?”脑子里全都是喻色,这都一整天了,她一个电话都没打过来,说好的承诺呢?喻色食言了。

    “有一位陈先生找您,说是务必要见到你,他说还想找你玩几局。”

    季唯衍心里“咯噔”一跳,已经猜出是什么人了,这人,暂时的,他还真不能得罪了,那日若不是陈老大帮忙,他也许至今都没办法从局子里脱身,“快请他到会客室,我马上过去。”

    真想给喻色打电话,可他不能,她说要由她打过来的,他就只能尊重她。

    从办公室到会客室,王秘书已经为陈老大上好了咖啡,咖啡飘满室,他卜一进去,陈老大就站了起来,客气的笑道,“你小子让我好想,才几日不见,就如隔三秋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让陈先生笑话了,最近事情比较多,都不知您老出来了,恭喜恭喜。”

    “好说。”打着哈哈,两个人坐下,一边品着咖啡一边闲聊。

    “想开几家地下赌场,不知喻先生有没有兴趣一起合作?”

    “赌场?”季唯衍微一思量,淡淡笑道:“陈先生要开赌场,喻某一定捧场。”

    “有你这句话,我就放心了,嗯嗯,其实也不需要你做什么,只是偶尔的出面玩几局,帮场子里开个荤就ok了,到时候,我们五五分,如何?”陈老大抿了一口咖啡,笑着开口。

    “都开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z国的t市,b市,s市,还有几个小的就无关紧要了,然后我们东南亚这边各国的首都大抵都会开一家,喻先生有没有想过把你的公司迁到别处呢,这小城太小,你这样的人才一直留在这里,可是浪费了呢。”

    季唯衍摇头,“不了,扎了根,一旦拔了再种,多少会伤了元气的,届时陈先生哪里需要我,我就飞去哪里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喻兄弟是个爽快人,那我也就爽快些,你若不换地方,那我就为喻兄准备一架私人飞机好了,到时去哪都方便了,说走就走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季唯衍没有拒绝,虽然知道与姓陈的缴在一起不好,毕竟对方是黑老大,可是,他发现在这样的时代只有有后台有靠山才不至于吃亏受气,就比如他这次在局子里就是,若没陈老大,他出不来,再有,他想查出那个背地里对他出手的人到底是谁,或者,借助一下陈老大的人脉就查出来了,不然,只要一日查不出,他就一日不安心。

    他不为自己,也要为喻色着想。

    还有,听到赌场要建到t市的时候,他其实也是兴奋的,这让他以后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去t市而不被人怀疑了。

    简凤楼那里,他最近可能要多多光顾,喻色虽说简非离和简非凡会帮她偷来她和简非凡的结婚证,可求人不如求已,他还是想自己亲自出手。

    季唯衍是个行动派,当下就与陈老大签了协议,陈老大出钱出力,他出技术,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哪里学来的赌术,反正,只要他出手,从来都是只赢不输,这个,陈老大见识到了。

    两个人各取所需,陈老大是为求财,季唯衍是财也求了,自己想办的事情也沾了光,何乐而不为。

    送走了陈老大,天已经黑透了,答应了喻色不喝酒,可是今晚,陈老大说是要他为其接风,他还是喝了一点,不过不多,没有如往常那般醉得不省人事,开了车回去小家,打开房门,一室的空寂,这里,再也没有喻色笑意盈然的为他开门,再也没有她甜甜的笑脸扫去他一天忙碌的疲惫了。

    季唯衍静静靠在门板上,这一靠就是十几分钟,嗅着空气里仿佛还残留着喻色身上气息的味道,他想她了。

    夜,很深了。

    她睡着了吗?

    她还在医院,他知道。

    她的一举一动他都知道,却偏偏就是不能去看她。

    攥着的手有些麻了,这一整天他都在期待着响起,然,它就是不响。

    “来电话了,来电话了。”忽而,在静夜响起,他倏的拿过接起,想也没想的就道:“喻色,是不是你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喻色轻笑,一整天不见阿染的心的阴霾顿时尽散,听到阿染一开口就是她的名字,她的心便舒坦了。

    “心灵感应。”拿着的手一直在颤,季唯衍就如毛头小伙一样的,仿佛才初初谈恋爱似的,一听到爱人的声音就激动的心口都狂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贫嘴。”喻色掩唇笑,阿染从来不说这样带着点‘情人’间的小浪漫的话的,这四个字,让她心情真的彻底愉悦了。

    “呵,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?”

    “都睡了七天七夜了,再睡就成猪了,阿染,我想你。”喻色一点也避讳的说过,简非凡出去了,她一个人在病房里她才有机会打给阿染,这机会来之不易呢,所以,她才不想浪费时间,该说的一定要说,不然,呆会睡觉都不踏实。

    季唯衍真想说‘我也想你’,然,一向冷然的他却怎么也说不出口,顿了顿,才道:“什么时候出院?”

    “明天妇检,若是没有什么事情,这几天就可以出院了。”喻色的小手落在了小腹上,她一边听电话一边在感应着两个孩子的脉动,那时跳楼的时候她是不顾一切的,现在想来,若是自己死了,这两个孩子也会跟着没了,那多惨,怎么也是两条小生命。

    “明天妇检?几点开始?”季唯衍松了松领口的一颗扣子,人也放松的坐到了床上,倚着床板与喻色煲起了电话粥,若是以前,他打死也不会这样如女人一样的煲电话粥的,可是现在,他就是煲了,还煲得津津有味,乐不思蜀,恨不得这电话可以打一个晚上直到天亮才好。

    “上午八点,护士说那个点是医生的上班时间,非凡要早些要医生早点过来,我没同意,医生也是人,他那人,总是那么霸道。”不由自主的,喻色就说起了简非凡。

    一提到简非凡,季唯衍的脸色就有些难看了,好在,喻色看不到,喉结动了动,季唯衍才轻声说道:“认真检查,你跳楼也不知有没有伤到胎儿,这可不能儿戏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的。”没想到阿染对‘旁的男人的孩子’也这样关切,喻色心暖了,“阿染,谢谢你。”谢谢他的包容与接受,不然,她真不知道要怎么处理这两个小宝贝了,越来越好奇他们是男双还是女双还是龙凤胎了。

    季唯衍的心一悸,说他不在意那是假的,他在意的要命,可,他最不想的就是喻色受伤害了,她的好她的坏,她的一切的一切,他都要接受。

    说着聊着,时间就过得特别的快,一晃十几分钟就过去了,大多都是喻色在说他在听,偶尔回应一下,这是两个人之间一直以来保持的互动方式,他冷惯了,一时也难改。

    忽而,那头传来了简非凡的声音,“谁的电话?”

    “别人打错了,嗯,我挂了。”喻色说着,还真的挂断了。

    季唯衍听着里传出来的‘嘀嘀嘀’的盲音,心口一阵钝疼,原谅他,他真的没有办法放下她,真想再去一次医院,乘着夜黑去看看她,可,他不可以一辈子那么偷偷摸摸的去看她,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有一天可以名正言顺的与她并肩走在一起,好怀念他们曾经一起走过的每一天。

    季唯衍洗了个澡,便躺在了从前喻色睡觉的位置,她的东西都在,一样也没有拿走,可是物虽是,人却已非,她不在他的身边了。

    那一夜,他象是睡着了,又象是没睡着。

    习惯了从前她在的日子,如今他却再也无法搂她入怀,他的怀里再也没有了属于她的柔软。

    夜,悄然走过。

    喻色很早就起了,收拾好了自己,就准备去妇检,她想出院,外面的世界才自由自在,虽然还是要在简家的监视下走过每一天,但总比在医院里舒服,她最讨厌的就是消毒水的味道,做看护的时候就讨厌,现在是一如既往的讨厌,怎么也不想让自己的两个宝贝在这样的环境内里长大。

    “怎么就吃那么一点点?”简非凡放下了手里的粥碗,现在都是她吃什么他就跟着吃什么,一早上让小厨房里送了十几样的粥,可喻色就只吃了少半碗,就再也不动了。

    喻色狠狠的白了他一眼,“再不许这样浪费了,昨天把面都送人了,这些粥真不好送人,你再有一次,下次,我就一天不吃饭,简非凡,你若不信,就试试。”

    “狗咬吕洞宾,不识好人心。”简非凡瞪了喻色一眼,“你是不是不想生我的孩子?”若是这孩子是喻染的,她一定不会吃这么少的,这让他的心疼了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