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狼性总裁要够了没 > 第872章 番外:染色合体(394)
    “呵,这是我的房间,我凭什么不能进来?”季唯衍淡淡的笑睨着她,越来越觉得江君越送他的礼物好玩了,而且,相当受用,他爱惨了这个小女人,这会子的她再也没了曾经主动勾他上船时的那种洒脱了,惊慌如小兔子似的。--爪机书屋 WWW.ZHUAJI.ORG--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的房间?”喻色环顾四周,干干净净整整洁洁,没有任何男人的私用物品,“这又没你的东西,你胡说。”再者,这是警察把她送进这里的,警察怎么可能做那么缺德的事情把她往一个‘陌生’男人的房间里送呢?那不是把她送入狼口吗?

    不,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“对,我的房间。”季唯衍很笃定,目光灼灼的看着又慌了的女人,身子一抖一抖的,也在一下一下的摩擦着他的身体,那种感觉就仿佛过电一样,很舒服,他甚至想,就这样的搂着她一辈子也行了。

    不过,喻色却一点也不知道此时季唯衍的感受,小兽一样的还想脱离开他的钳制,“你有什么证据这是你的房间?”

    季唯衍轻轻摇头,黑亮的眸子里写着莫测高深,一付喻色你玩完了的样子,“若真有,你要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若真有,我算你有……”‘种’字才要出口,喻色及时收嘴了,这字可不能说出来,不然就觉得这空气里的味道都变了似的,怪怪的,那种暧昧的感觉让她特别的慌。

    “行,一会儿我告诉你证据在哪儿,女人么,还是乖些的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乖不乖不用你管。”喻色恼怒,她怎么就挣不开他呢。

    季唯衍眼看着面前涨得红彤彤的小脸蛋,越看越是诱人,情不自禁的,他微微俯首,薄唇离着她的越来越近,太是怀念她曾经的味道了,很美味很美味。

    喻色此时正低头看着男人的胸口,透过薄薄的衬衫隐隐透出一股男性的肌理,强健结实,不知怎么的,就这样看着,若是忽视了身前男人的这张脸,她对这男人就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。

    熟悉。

    莫名的熟悉感。

    轻嗅着那种她无法忽略的熟悉的气息,喻色迷糊了,以至于连危险袭近也不自知,直到脸上拂过一股极浅极浅的什么掠过的微风她才发觉不对,却已经晚了,下意识的抬头时,对上的正是男人俯冲下来的薄唇。

    温暖,柔软,带着浓浓的男性味道,喻色的大脑先是一片空白,随即是酥麻麻的电流滑过身体,“啊……”象是惊惧也更象是慌乱的声音很快被男人的柔软包裹住了。

    初时,喻色还想抗拒,可是渐渐的,她被那种熟悉的感觉侵袭的觉得自己象是在做梦一样,与她亲吻的不是陌生的男人,而是她自己最爱最爱的男人。

    是阿染。

    “阿染……”她呢喃着,可呢喃的声音全都淹没在了男人的或者自己的口中,根本散播不出去。

    吻越来越深,喻色也越来越迷糊,那种入梦一样的感觉太强烈了。

    她有多少天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了。

    阿染早就把他忘记了一般,几天都没有联系了。

    她真不懂那个男人现在在哪里,又在干吗,居然连与他见一面都是奢侈的了。

    直到氧气的即将殆尽,季唯衍才缓缓的移开了唇,喻色大口的呼吸着,舌尖一阵阵的麻,意识也渐渐的恢复到清明,手指着季唯衍,“你……你居然敢吻我?”这是什么状况?她怎么被吻得迷迷糊糊了?

    “难道你不陶醉吗?我的感觉是你很投入,很享受。”季唯衍淡淡笑开,可是那微微的笑意看在喻色的眼里却是那么的欠扁。

    喻色咬牙,她现在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,刚刚她……她……她好象真的迷失了自己,就觉得这男人吻着自己时就象是阿染吻着她一样一样的。

    可,怎么可能是呢?

    慌乱的摇头再摇头,“你是不是给我下了什么盅?”认识季唯衍之前她从不信盅,但是经历了阮菲菲,她便彻底的信了,“是不是?你快说。”感受了一下身体,她真的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。

    可她刚刚的身体还有大脑好象完全被身前的这个男人控制了一样,完全随着他的指引而走了,以至于她真的被一个‘陌生’的男人深深的深深的吻了。

    喻色的手也不去推季唯衍了,而是落到了唇上,使劲使劲的擦着再擦着。

    眼看着她要把她自己的唇折磨的快擦破皮了,季唯衍不忍了,大手捉过她的小手置在了他的手中,轻轻握着,“嫌脏吗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就好。”她挑衅的看着他,越来越觉得这男人熟悉了,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曾经在哪里见过这个男人,可一个曾经算是认识的人居然敢亲吻她,那以后他们再见面她要怎么再面对他?

    真希望现在就能与他分开,可是当看到这房间那扇唯一的门时她知道,她想要从他的身边走开只怕没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“你进来了,门还会在外面上锁吗?”带着一丝丝的希望,她低低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。”他淡清清的两个字,他是的确不知道,这个房间他今天是第二次进来,第一次把衣服送了进来休息了一会,这第二次才一进来就发觉不对了,浴室里的水声衬出喻色的身形,他才发现是喻色进来了,因为,透过马赛克的玻璃他一眼就看出里面是喻色在洗澡了,以至于看得失了神,竟然没有做任何动作,那会子的他绝对没想到喻色是被江君越给送进来的,江君越还真是能耐呀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去看看。”喻色用力的一甩江君越的手,便朝着门前奔去。

    小小的斗室,两秒钟她就到了门前。

    然,不论她怎么拉怎么扯怎么拽都没用。

    那扇门根本不开。

    折腾了足有两分钟,喻色无望的狠狠一脚踢过去,可才踢了一半,就被一条长腿给隔了开来,“会疼。”季唯衍不介意她折腾那门,可介意她折腾自己的脚,那可是铁门,踢上去绝对会疼的,就算是木门他都不会允许呢,更何况是铁门了。

    “要你管。”他这样的反应让她更慌了,“你走开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房间,我要走到哪里去。”季唯衍摊摊手,一付无可奈何状。

    “证据在哪儿?”

    季唯衍轻笑的摇了摇头,然后手指着一旁的一个小小的衣柜,“那里有我的衣服。”仔细的想了想,放在这里的衣服都是喻色以前没见过的,也是他这几天后买的,所以,让她看了也无防,她认不出自己的。

    真是一个小笨丫头,那时他留长发毁了容时她就没有认出他来,如今他再一次的变容她居然又没有认出他来,有一瞬间真想把她摁到这小小斗室内唯一的一张床上,然后好好的蹂躏蹂躏她的屁股,该打。

    可惜,小女人的样子让他不敢乱来,搞不好他若真动了她,看她的样子会闹自杀都说不定。

    果真是痛并快乐着的感觉。

    喻色从门前冲到柜子前,猛的一拉门,果然有几套男人的衣服挂在里面。

    瞧着那几套衣服,喻色皱了皱眉,随即转身就道:“一定是你一进了房间就挂在里面的,然后才站到浴室前,所以,这房间是我先进来的,这不是什么证据,所以,后面进来的你就想办法给我滚出去,我不喜欢你,我讨厌你。”想起刚刚那吻,她就气得不打一处来,偏偏她自己好象还真的如他所说的那般陶醉了,她可真没用。

    “可我,有点喜欢上你了,怎么办?”岂止是喜欢,根本是不要他的命他都要保她周全的那种深爱,江君越来到小城,原本他是不要江君越的任何帮助的,他是男人,他可以靠自己的,可是江君越一直说他好不容易亲自来一趟,怎么也要做点什么再离开,不然不是白白跑这一趟了吗,于是,他就让江君越保他一家人平安,却没有想到江君越居然来了这招,不过这样,也算是保了平安了。

    有警察日夜守着,喻色不会有事,他所有的家人都不会有事。

    只是,他们会心里不舒服罢了。

    可很快就会有一天,他们知道这些全都是为了他们好。

    付出总有回报,这是他一直坚信的。

    “那是你的事,跟我无关,反正你不能证明这是你的房间,你给我出去,出去。”她没办法出去,但她想这男人一定有办法的,不能再跟他在一起了,不然她觉得自己仿佛真的被人下了盅一般,他吻她的时候,她根本控制不了自己。

    那种感觉她不要再有一次了,再有,她就觉得对不住阿染了。

    “若是我再找一条证据证明这是我的房间呢?那是不是应该出去的就是你了?”季唯衍唇角勾起了抹笑意,越发的觉得逗弄这个小女人有趣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还有证据?”喻色不相信的扫过周遭,“不可能的,你诳我。”她若信了她就傻了,眼前的一切一目了然,衣柜她是没有翻过,可是这房间里其它的,她都看过了。

    ps:第四更到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