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龙猿吞天诀 > 第一百八十章 养宝
    “呼~~~”

    葬灵山脉以北的一座山峰之中,一道犹如幽魂般的身影,从荆刺丛中钻了出来,长长舒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身影来到山峰南方的崖台上,向葬灵山脉遥望,被阳光映衬,纪凡的容貌这才显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收了升阳藤的纪凡,从葬灵山脉向西方土遁逃走,继而又转向北方,就是怕山羊胡子老者一行六人追上来。

    此时纪凡的心脏,还在剧烈的跳动,这种由害怕所带来的紧张,一时之间还没沉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一名胎动期,四名金丹期,那个老头的修为更是可怕,一旦开战的话,我很可能会死!”纪凡心中暗暗感叹万剑宗的底蕴。

    之前拖延的时候,尽管纪凡表面上平静,却也是强撑,不让自己露出丝毫怯意。

    其实面对万剑宗的六名强者,纪凡怕对方一起冲上来。

    单单是与五名金丹期修为往上的修士为敌,纪凡都不敢想,更不要说还有一个山羊胡子老者。

    最为重要的,还是升阳藤不是那么容易催动的,将其收走,纪凡就已经颇为吃力。

    “太沉重了,就算种下了霸印,想要动用也极为困难!”纪凡退回到古松林中,暗暗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纪凡在葬灵山脉,将升阳藤种下的一年期间,藤种虽然已龙猿血力为食,疯狂的开始生长,可龙猿血力却不是那么容易炼化的,强大的血力充斥在升阳藤中,也造成了他利用霸印驱使的困难。

    “若是龙猿血力不能尽快炼化,我就不能长时间驱使升阳藤作战。”纪凡思量着,要不要尝试着再对升阳藤下炼纹,改善这一情况。

    之前纪凡本以为,霸印吸收龙猿血力,可以出现蜕变,使得霸印更强,将龙猿血力炼化,可现实的情况却是,这种蜕变非常缓慢,别说是一年,就算是再过些年,也未必能有理想的结果。

    升阳藤本就具有恐怖的阳刚之力,再加上吸收了龙猿血力,纪凡此时甚至不敢将其放出来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葬古灾劫过后,以前在星月谷中得到的星辰石棺没有遭到破坏,纪凡怕是都难以将升阳藤带走。

    “千钧戒虽是一件很好的储物器,可以调节重力,但对于气息的遮掩,还是远不如玉牙隐秘!”纪凡看了看左手食指上的千钧戒,有着叹息之意。

    经历过葬古灾劫之后,纪凡可谓是损失惨重,自身实力虽提高了,但就综合战力而言,相比灾劫之前,却要差上一些。

    “两具独脚铜人也不行了,再想要施展那极具韧性的尸甲术,已经没有了适合的法介,黑刀损毁了,青虚树人也没了,最为重要的,还是链锤的威能怕是指望不上了,今后我得小心一些才行。”纪凡缩了缩身形,不想自己到死的时候才后悔。

    此番纪凡在葬灵山脉逃走,纪府是回不去了,他甚至不确定自己今后要在何处容身。

    “再往北走,就是去雪岭高原那边了,若是想回玄阴宗,则是要往南寻,百墓山脉的东边我去过,距离当时我藏身树洞地穴所在的山峰,应该不会太远。”纪凡小声嘀咕道。

    现下的纪凡,带着小刺猬、白狐和石人女娃,端可谓是拖家带口,这也给他选择出路,造成了很大困难。

    正魔大战虽然结束了,但纪凡住在纪府的三个月时间,并没有得到什么确切的消息,尤其是葬古灾劫过后,他对外界现如今的情况,了解非常有限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当初经纶三人约定前往雪岭高原,倒底是为了什么,难道只是因为被流放的蛮族和寒天宗,在正魔大战中败了吗?”纪凡对于经纶三人目的,多少有着猜疑。

    距离纪凡与经纶三人相约的时间,已经过去了两年,尤其是经过了葬古灾劫,他甚至不知道经纶三人是否还活着。

    “修炼底蕴深厚的修士,借助古宝和古物的修士,在葬古纪元时中怕是最危险,经纶三人估计是很难扛住。”纪凡从储物袋中,将森罗戒取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还是纪凡出了万妖森林之后,第一次将森罗戒拿到明面上。

    纪凡的森罗戒之中,留有经纶、欲死、藏土三人的一丝微弱元神,如果没什么诡异的话,应该是人死神灭。

    当初烛医的一丝微弱元神,也在纪凡的森罗戒之中,他将烛医杀了之后,那一丝微弱的元神就散了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发现经纶、欲死和藏土的微弱元神将散未散,纪凡多少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“看来应该是陷入了困境,葬古灾劫已经过去了一年多,这三个人还没死吗?”纪凡喃喃言语道。

    森罗道这个修炼组织,明显是以个人利益为重,纪凡不知道自己是否对其有归属感,他没有想害经纶三人的意思,却也不相信这三个人。

    “虽然离开万妖森林之后,我就将森罗戒收了起来,但经纶三人的森罗戒上,有我的一缕淡淡元神,而且葬灵山脉距离约好的雪岭高原,又不是太远,三人凭借森罗戒找的话,未必没有找到我的机会,可为什么没找到呢?”纪凡闭上双眼,拿着森罗戒在松林中走了走,极为细致感应着里边三道将散未散元神的变化。

    其实森罗戒中的三道元神,变化是看不出来的,更多是要靠元神与本尊那冥冥之中的感应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,纪凡才睁开双眼,将目光看向了北方,可他并不是很确定,就一定是雪岭高原。

    距离一旦远了,就很难有清晰的辨别,苍峦州再往北去,尽管只有一方雪岭高原,但还是太大了。

    这时纪凡也意识到,经纶三人为什么没找他了,想要凭借森罗戒,准确的判定所在地,真的是很难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去寻一寻呢?”

    纪凡种下升阳藤之后,也打算过去雪岭高原走一走,那边终年苦寒,相较于苍峦州北部的其它地方,明显冷僻了一些,倒是一个藏身之地。

    另外因为经纶三人的相邀,纪凡也在心思,往雪岭高原那边去,能不能有什么机会,而且葬灵山脉距离雪岭高原,也不是很远。

    “从这三道元神感觉,经纶三人的状况似乎不太好,若真是在雪岭高原的话,也不知道是因为葬古灾劫的缘故,还是那边有着三人难以应对的危险。”纪凡考虑,若是因为葬古灾劫还好说。

    “还是再等一等吧。”

    纪凡向着上峰闪晃,没多长时间就找到了一处崖缝。

    “噗!噗!噗~~~”

    从千钧戒中取出飞剑,纪凡在灌注凡古缠丝灵息的情况下,持剑对崖缝下手,就犹如切豆腐一般,将一条条石方掏出。

    没过多时,纪凡就已经开出了一个颇深的洞府,施展土法将碎石沉入地面中。

    洞府朝南,纪凡一双灵目隐藏着精光,张望了一番,再度确认万剑宗的六人没有寻来,这才进入了扩张的崖缝洞府。

    “嗡~~~”

    千钧戒泛起黄光,一张佛面和两具独脚铜人放入了洞府之中。

    经历过葬古灾劫之后,佛面和两具独脚铜人虽龟裂了,但算不上残碎,器体布满了裂纹,也没有了什么灵力和古息,可就整体来看,没有缺碎之处。

    “这两件古物,似乎在葬古纪元时之前,就已经不行了,估计都不知道经历过几次严重的打击,被血雷击了那么多道,能挨道这种程度,不是那么容易的。”纪凡观察着佛面与两具独脚铜人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这么看着眼前的古物,显然不太具备价值了,但纪凡却知道,古物的材质很不同寻常。

    “在此基础上,若能将这样的古物炼化,应该能省下不少的事,就算其以后不复恐怖的威能,当成宝物来用,也应该挺不错。”纪凡将佛面拿起来,抚摸着上面细碎的裂纹道。

    佛面上的三十七张面孔,纪凡还是很在意的,了解了一些古宝之事的他,猜测着古宝肯定也是有着等级的划分。

    “我修炼的龙猿窍,有着三十六之数,链锤也有着三十六之数,若是算上那将链锤串连在一起的圆环,则是三十七之数,葫芦环也是由三十七个金属葫芦所组成,这一切应该不是巧合,当时的黑色石珠手串,也是三十六之数,相比之下,这两具独脚铜人则是差了很多,只有两个而已,小黑刀只有一把,而且还彻底崩碎了,魔神战斧也是一样。”纪凡觉得佛面看似不起眼,可拥有三十七张面孔,却让他颇为介意。

    “古在仙之上,即便这种东西现在不行了,但还有些基础材质,能将其蕴养的话,哪怕不复全盛时期之威,对于我而言也很好了。”纪凡双手透出精光,尝试着将凡古缠丝灵息注入到佛面之中。

    “滋!滋!滋~~~”

    佛面吸收凡古灵息的速度很慢,带给纪凡的感觉也很被动,但确实是在一点一点吸收。

    纪凡能够清楚发现,佛面被凡古灵息点亮了,似乎在即将兵解之时,被赐予了新的生机。

    以前链锤也吸收过凡古灵息,是以纪凡对于这个过程和感觉,并不是太过陌生。

    “以我目前的通玄期修为,或许只能点亮佛面的两副面孔,而且对我自身来说,也是极大的消耗,不过这也不错了,至少先稳定住这件古宝,不至于让它沦落到彻底兵解崩碎的程度。”纪凡对于眼前充满裂纹的古物,多少抱有些期待。

    对于炼器一道,纪凡并不在行,但他所感悟的伤之道,却是与眼前的古物状况有关联。

    当初烛医在星月谷中,对付老狐的时候,所取出的金属球,给了纪凡一些提示。

    “这伤之力,不只是存在于修士的肉身,在一些器物上也有,能将这张佛面龟裂纹理褪去的话,不只是可以增加一些进攻的手段,在配以凡古灵息的蕴养,对于器物的恢复,也很有帮助,可这面具上裂纹所携的伤之力,实在是太强了,没有积存载体的话,只怕这座山峰也挨不了一道伤之力暗影。”随着佛面越来越亮,纪凡只觉得体内灵息流逝的速度也在加快。

    古宝在正常的情况下,是无法收入体内的,不能与修士的灵元相互渲染,纪凡以前之所以想要炼本命法宝,主要的原因,就是本命宝物可以收入体内,是可以同修士一起成长的。

    但关键是寻找本命宝器的材料比较困难,这种宝器的材料,最好是天地所生,也就是所谓的天材地宝。

    一路走到现在,纪凡所见过的古宝不少,先天之宝也多是已经成器,没经打磨的先天之宝,实在是太稀有了,而且就算能找到,也不一定适合他。

    诸如以前纪凡所使用的骨匕,就是先天之骨经过成长之后所打造的。

    “这些古物,有很多也都是先天之宝,或许初生于天地间的时候,还不具备旷古之威,经过一些大能者的蕴养与打磨之后,才成为了极强的器宝,我在找不到先天之宝的情况下,能不能将这种已经不行了的古宝,当做本命宝物蕴养呢?”纪凡在有条件的状况下,不免涌出了一些心思。

    时间缓缓流逝,纪凡身体中的凡古灵息也在渐渐空虚,蕴养佛面的难度,比他想象中要大了很多。

    纪凡体内的灵息,近乎于消耗一空,也没能将佛面的第二副脸孔点亮,他甚至不确定是凡古缠丝灵元没出,还是面具布满裂纹的缘故。

    至于佛面的作用,纪凡也很难猜得到,它显然与刀剑有所不同,不像是攻击型的武器,他甚至不知道,佛面龟裂成如此,还会不会有威能作用。

    “难道要将它戴在脸上吗?”

    纪凡对于不能确定的事,本能有着排斥,尤其是涉及到古宝,就更是不能轻易为之。

    “没有足够恢复灵息的助力,就算暂且只蕴养佛面和独脚铜人,都需要在这里耽搁一段时间了。”纪凡也在考虑,往后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学习炼药和打探消息,是纪凡所想的两个方向,现在的他,同刚拜入玄阴宗时的情况还有所不同,背负的压力大了很多,对于修炼资源也更加渴求了。

    “打探消息,焚天谷,手臂粗的木头。”纪凡双眼微眯,他所要打探的消息,不只是单纯葬古灾劫过后,修炼界的情势。

    纪凡清楚的记得,小时候杀了陈耕年之后,回到家中拿走的兽皮残卷。

    兽皮残卷像是被火烧了一样,残缺不全,上边只剩下了昊阳拳、吐纳之法,以及焚火锻体诀,这些年纪凡不只是一直保存,随着眼界和心智的开阔,也隐隐意识到了,那卷轴对于他而言,不见得是普通的卷轴。

    系了绳子的卷轴,卷筒是一根成人手臂粗的木头,纪凡觉得藏了什么,但这些年他并没有触碰。

    “有些事情,或许也该到有一个了结之时,那个焚天谷的老妇人竟想杀我,也不知道她的双眼有没有恢复,又或是没渡过葬古灾劫死了,还有青岚宗,苏妍必定还活着,这姻缘印越来越深,该到解开的时候了。”纪凡紧了紧手中的佛面,暗暗下定决心要凭借自己的努力扭转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不是以前那个随意让人摆布的少年了,就算是要抛弃,也是我抛弃对不起我的那些人。”纪凡一脸的冷漠,这番话甚至说出了声。

    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